<table id="lgawv"></table>

  • <p id="lgawv"></p>
    <p id="lgawv"><nav id="lgawv"><small id="lgawv"></small></nav></p>
    發揮農村社區治理對老年家庭可持續生計積極作用
    作者:   來源: 新華日報  2022-11-11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達到2.6億,65歲及以上人口達1.9億,占全國總人口的13.50%,且在未來30年內人口老齡化將呈現加速發展態勢。農村老年人養老問題一直是當前我國面臨的重大問題。由于持續終身的經濟弱勢地位,大多數農村老年人無法積累足夠的個人和家庭財富,農村老年貧困發生率遠遠高于城市老年人。而且,農村老年人在晚年階段個人、家庭和社會的養老資源嚴重不足,一旦退出勞動力市場,沒有新的收入來源,就會比較容易轉為長期貧困,成為社會保障支持最為脆弱的人群。特別是隨著現代化和城市化發展,農村勞動力外流,空巢現象日益嚴重,可依賴的傳統養老資源減少,農村老年人的晚年生計面臨巨大威脅。

      生計包括“能力、資本(包括有形和無形的資源)和維持生存的活動”。生計的構建始于可利用的資源,包括有產出的能力或技術的資本,也就是常用的五種生計資本:自然資本、物質資本、人力資本、金融資本和社會資本。生計資本、生計活動以及獲得上述資源的機會,共同決定了家庭戶的生計。如果生計可以應對壓力或沖擊,并在從壓力中恢復的過程中既可以維持和提升當前和未來的能力和資本,又不破壞自然資源基礎,那就是可持續的。英國國際發展署提出的可持續生計框架將農戶的資產稟賦作為生計策略形成的基礎,將生計資本轉化為積極的生計結果;生計資本是生計框架中的維持個體和家庭生存,促使家庭和家庭成員參與勞動力市場,以及與其他家庭戶互惠交換的重要要素。同時,可持續生計強調在生計發展中要保持環境可持續性和社會可持續性,這也是社區得以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前提。而農村勞動力外流以青壯年為主,對于老齡化日益加深的中國農村,如何隨著社會變遷、城市化的轉型而發展,激發和強化社區的內在動力、關注和重視老年人的自我資產實力、抵御各類風險災害的能力,取決于各類生計資本在特定社區治理環境中的整合和調配。

      目前,只依靠擴展家庭內部代際間的財富轉移并不能完全保證農村老年人“老有所養”。長期城鄉二元經濟結構造成的我國農村社會保障覆蓋面過窄,保障水平過低,相當大比例的依靠子女代際轉移支付的農村老年人面對家庭勞動力轉移的洪流,在維持晚年生計上面臨新的困境。要想更好地保障農村老年人的生活福利,發揮城鄉遷移對農村生產和生活的積極作用,還需要充分認識到社區治理對于老年人生計資本及可持續生計策略的重要作用??紤]到農村勞動力外流背景下農村老年人的生計狀況,包括生計資本及其對老年人家庭戶各種資源稟賦的限制,當前農村社區治理的作用不足主要表現在:

      一是對自然資本認識不足,農村社區環境和生態建設落后。農村勞動力轉移可能導致農活主要由農村留守的老年人承擔,老年家庭實際耕作土地面積有所增加,但缺乏成年勞動力的農村老年家庭可能更傾向于將土地流轉出去以擺脫繁重的農活,這導致了農村家庭和農村社區環境面臨更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二是人力資本受到明顯沖擊,農村社區人力資源短缺。由于農村老年人在受教育程度、健康狀況方面的明顯劣勢,幾乎不能像成年勞動力(成年子女)那樣外出務工,隨著年齡的增長,其人力資本不斷下降。而青壯年勞動力外流直接減少了農村老年家庭的資本存量,農村老年家庭在短期內也享受不到外出務工帶來的成年勞動力教育培訓提升和人力資本積累的好處,這導致農村老年家庭在人力資本方面存在明顯劣勢。三是物質資本和金融資本增加不明顯,農村社區發展未從中直接受益。相關研究顯示,遷移或流動人口的經濟貢獻(例如匯款)并未對農村留守人員的生計產生明顯影響,或者說農村留守老年人的養老支持的損失未被匯款等回饋完全補償。因此外出務工這一家庭經濟行為多是有利于外出務工人員,農村留守人員只是獲得有限補償,在增量上未有獲益,更沒有對社區發展有反哺。四是社會資本潛力有余,但對農村社區發展推動效果有限。一般來說,老年人社會資本的增加有兩種形式,遷移或流動人員給農村留守人員的匯款可用于日常禮尚往來的社會交往活動,或者共享遷移流動人員的社會網絡和外部社會資源。但是,雖然有外出務工人員的農村老年家庭的社會資本具有較好的潛力,但由于主體相互間形成的互動性社會網絡不夠緊密,各類農村社區組織也相對落后,社會資本對農村社區建設和發展的推動力相對較弱。針對農村老年人生計資本不足、提升社區治理的發展路徑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展開。

      一是為老年人增權賦能,協同治理農村老年人可持續生計。增權賦能是實現治理效能的關鍵,為老年人增權賦能是增強老年人各方面的能力和社會參與程度。“積極老齡化”是新世紀應對人口老齡化挑戰的理念,“參與”是積極老齡化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重視并發揮老年人的治理主體作用,尊重老年人參與意愿,發揮老年人參與才能,引導老年人與時俱進,提升治理素養和能力,協同治理為我國農村老年人養老生計和養老策略的選擇提供了新的思路。

      二是重視發揮老年人力資本,培育農村社區新的發展主體。讓老年群體積極熱情、源源不斷地參與社區治理,既能補足因青壯年勞動力外流造成的農村社區人力資源缺乏,也能實現農村老年人積極參與社區治理,提升農村老年人力資本。在宏觀層面,把社區治理和積極老齡化的理念作為實現“老有可為”的重要內容,引導農村群眾積極看待老齡社會和老年人,也鼓勵農村老人積極看待老年生活。在中觀層面,通過新老媒體各種形式廣泛宣傳老年參與的積極效應,特別是宣傳有影響、有代表性的典型的農村老年人參與案例,讓更多人了解老年參與的功能、定位和活動。在微觀層面,依托社區文化活動室、文化活動下鄉等平臺,提供給農村老年人更多參與的項目和參與體驗的機會,培養農村老年人參與的積極性。

      三是深入挖掘社區資源資產,激發農村社區發展的內在動力。農村社區物質資源的匱乏不僅影響個人和家庭的生產生活,也會制約農村社區公共服務資源的供給?;诳沙掷m生計框架的社區發展行動,首先要立足農村社區的人口、物質、自然、社會等存在的基礎資源進行社區發現,制定符合地區實際的社區發展規劃和行動計劃。其次,社區內的資源資產也是農村社區發展的內在動力,社區治理以及可持續發展是內部動力和外部推力共同作用的結果,可在對社區內資產資源進行評估后,確定可支持本社區未來發展的資產原動力,進一步明確社區定位和發展目標,最大化發揮社區特色和資產潛力,以推動和實現農村社區的可持續發展。

      四是積極投資社會資本,整合農村社區發展外部資源。社區作為現代社會最主要的場域,社會資本主要表現為社區內的多種人際關系和社會網絡資源,包括社區組織、非營利組織、居民團體、居民與政府商企或第三方構成的互動關系。在農村社區發展中要注重對社會資本的統籌運用,加強農村社區組織之間的協調合作關系,將多方力量納入社區建設,以共駐共建、雙贏互利為原則,創造更多合作機會,合力推進農村社區的發展。各社區組織在協調合作中形成的社區社會關系網絡,有助于整合社區內的更多資源,提高農村社區的資源總量,最終發揮出對提升生計資本的整體效用。

     

    鏈接交換請加微信:ZMYL123
    養老服務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賢納士 | 網站聲明
    中國養老網是全國養老服務業領先的資訊發布傳播平臺 創建中國養老智庫
    Copyright ? 2014 中國養老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1035259號
    網站設計著作權已注冊 侵權必究
    掃一掃,關注養老網
    思思RE热免费精品视频66_国产免费av片在线播放_18禁网站亚洲无码_麻豆成人久久精品二区三区